嗯。三年前的今天,我的佛门恩师上惟下贤长老圆寂了。
与重庆涂山寺圆寂,世寿93岁。续慧传灯,对中国佛教事业的弘扬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恩师不舍众生,称愿再来。
嚎啕大哭起来。有更多的与他老人家亲近。24伏,找到地址。
很成熟师徒相遇,弟子的内心总是有莫名的触动,或悲。看似是地址找上门来,但师傅心中自然明了。我不认识人界法师。
师傅教出了我的反应,挣得。你爸的。但是三门是关着的,平时进入寺庙,是从左侧的门。
我的要求下,今天是叫我7年后,帮我打开了我自己准备好的音乐。前方是一个庄严的信念。嗯。
10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出现了一道金光,照着,时光就像舞台上的追光,但是金光是从我的头顶直射下来的。
也不激动。向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嗯,想当年孙大圣那么厉害,最后。
嗯,没有说话,什么也没说。
刚才的话。
还有你的开始,都录制成音频,让更多的人受到佛法的加持。是那样的柔软,但他的意志却格外的坚强,他的身体仿佛是那样的坎坷,但他的心里有格外的淡定。会主席,重庆市佛教协会会长,重庆市佛学院院长,惟贤长老追思会,在重庆涂山寺举行。
涂山寺的法堂前,下起了淅淅小雨,更拒绝了空气中凝重深沉的气氛,各界人士及高僧大德信众的上千人,冒雨为惟贤长老送行。
已经安详的静静地端坐于莲花缸里。因为是学高祖,民族脊梁玄奘大师,发出远绍如来近光大法的同名之际,县长老爷以12岁的少年身份,毅然告别,对他有着舔犊之情的世界,在蓬溪县白塔寺一只定光法师出家,并不说明。嗯,这是一种宿命,也许这是上苍对中华大地之善性的垂不。
自己出家为生活,有些长老开始了他长达81年的求索真理,探寻精神归宿的信仰之路。他是雪松法师,在四川开县创办了大足学院,创办并主编大雄月刊,他笔耕不错,奋笔书就了发炎药,麻烦要命,大玻璃惊讶,楞严大义。
自然,宁愿同样降临在他的身上。将一元化为自身修行学法消业的殊胜因缘。频繁造雪后的危险长老,丝毫未曾埋怨众生之心,而是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佛教事业的恢复和弘扬。
与巴蜀乃至中华大地,港澳台及日本诸国,其心愿可谈,骑士也可进,其成就可观。重庆市佛教协会会长,重庆佛学院院长,也先后担任过政协人大等社会职务,但这一切。人生佛教之怨灵之种。
以太虚大师之行为行,太虚大师的谆谆教诲,法尊法师的耳提面命,锻造了危险长老,学贯中西,圆融汉藏,贯通儒道西红八中的博大学习软件和宽阔学术情怀而践行人生佛教的。明明不错的形式,显示的是如溪流般涓涓流淌不息的慈悲情怀,这是一位令人无法忘怀的佛门龙象,这是一位世间难以寻觅的人,天导师。地图在雨中处理,而不忍心离去的送别之中,表现在国家宗教局副局长蒋坚永先生以及重庆市副市长的党政领导的李宁出席追思法会的举动之中,也表达语言。
中国佛教协会,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佛教协会发来的民众但饱含深情缅怀之情的分院殿之中。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修持精进,解行并重。
谢谢为仙长老爱国爱教弘法利生的菩萨精神,秉承长老医院,为正法久住,续佛慧命经记。成就的高度概括与生动写照。嗯。
嗯。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